从武汉到美国 太阳能产业改变的不只是小商贩们的命运

武汉是中国光伏产业的核心地区。近些年,依靠科技创新和国家的补贴政策,一批原本是小商贩的武汉人借着太阳能产业的大势一跃成为了企业家。而在美国,太阳能产业正在受到中国的巨大冲击。美国政府抨击中国的补贴政策,对中国的光伏产业征收重税,但这也改变不了中国已经取得太阳能产业举足轻重地位的事实。《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记录了武汉太阳能从业者的现状,折射出了中美两国经济地位的变化。

拉塞尔·阿布尼(Russell Abney)依靠太阳能抚养了两个孩子。 这位49岁的乔治亚理工大学毕业生在过去的十年中,作为高级设备工程师,在俄勒冈州托莱多郊区的佩里斯堡为美国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工作。

在世界的另一边,高松讲述着自己成功的太阳能事业。住在尘土飞扬的中国城市武汉,他曾是一位有机水果零售商。四年前,他在自家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并逐渐发现了一个十分有利可图的行业,于是他开始为其他人进行安装。截止到去年夏天,他建立起一个拥有50名员工的队伍,每月为将近100个屋顶安装太阳能电池板。

中国太阳能产业的发展令世界瞩目,并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中国太阳能产业对世界的巨大影响

在北京,中国太阳能行业的长期顾问Frank Haugwitz说:“在中国范围内的一个小小动荡,就有可能导致世界各地的价格雪崩。”

去年夏天,中国官员开始公开抨击有关政府为国内太阳能电池板买家提供补贴的问题。 高先生的业务受到了极大影响,他不得已开除了一半的工人。 “我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努力工作,”他说。 “现在我要重新开始了。”

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降价超过四分之一,该现象导致全球范围内的价格暴跌。 西方公司发现自己无法与之竞争,不论是工业大国德国,还是美国的工业大州密歇根州和德克萨斯州,无一例外受到了影响。

当然,佩里斯堡也受到了波及,阿布尼(Abney)先生和其他约450名员工突然发现自己失业了。 “在短短几个月内,这一切都崩溃了,”>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周与弗吉尼亚州棕榈滩三角洲会议期间就贸易等问题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了愤慨,发誓要终结所谓的中国实施的不公平商业行为。 他的大部分演讲都涉及了传统制造行业,如钢铁行业,即使在新中国崛起之前,这些工作已经开始逐渐消失了。

但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警告说,中国的工业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并且具有深远意义的阶段。充足的财政支持、日趋成熟的技术以及旨在摆脱对国外企业依赖性的全面规划,中国希望以此能主导诸如新能源、大数据以及自动驾驶汽车这样的未来产业的发展。
11251857118512.jpg

当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将价格下调了四分之一以上时,罗素·阿布尼(Russell Abney)失去了作为美国公司设备工程师的职位。

通过太阳能产业的发展,中国的规划已经开始实施。中国的太阳能产能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二。中国太阳能板的光点转化能效已逐步接近美国、德国及韩国的同类产品。 由于全世界一半的太阳能板都销往中国,因此太阳能产业市场也牢牢把握在中国手中。

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经济的起伏状况反映出智利铜矿和马来西亚橡胶厂工人之间的就业状况或贫困差距。 现如今,中国的政策转变和商业决策同样会带来全球范围的影响力,而之前这种影响力被控制在华盛顿、纽约和底特律政客手中。

中国太阳能行业的崛起给特朗普总统或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出了一道意味深远的难题。 其经济发展的规模和速度都使中国具备在短时间内重新定义行业的能力。在中国,由政府主导的、旨在追求在关键产业取得领导地位的努力是对一些国家的正面挑战——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大多将经济决策放手给市场决定。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汽车和智能手机的制造商和消费国。 虽然中国并没必要占领这些产业,但其政府部门希望能将在这些产业取得的成功经验复制到机器人、芯片及软件产业里,就如同复制到太阳能行业那样。

中国的太阳能面板制造商“拥有资本,拥有技术,拥有规模”,美国同行、 太阳能面板经销商、位于俄勒冈尤金市Grape Solar公司首席执行官袁海洋表示,“中国将占领这些产业。”

养鱼起家的太阳能公司老板

在他成为太阳能行业巨贾之前,刘汉元养鱼起家。

出生在中国的西南部的农民儿子,1983年,刘汉元卖猪筹得700元,并用这笔钱购买了鱼苗。 很快他就涉足了收益更高的鱼饲料销售,并进入猪饲料和鸭饲料销售市场。 他的品牌“科力”,是取自中国现代化改革之父邓小平对卡尔·马克思说过的一句话著名解析——“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汉字的组合。

据刘汉元的授权传记,当年,在最开始接受“资本主义”的时候,他受到很多当地的批评,对此他只能回应道,他的鱼饲料是一种符合邓小平理论的改良产品。 “当我的业务逐渐扩大时,”他当时提出,“我要再加盖一层用做实验室。”

原本转向计算机芯片产业的计划没有实现,所以到2006年,他将目光转到了太阳能技术,并获得了一家生产多晶硅公司的控制权。多晶硅是一种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晶体原材料。 这一决策被证明是正确并且幸运的:中国当时正在共同努力,希望能发展成为一个太阳能产业大国。

建设更多工厂

中国在太阳能电池板生产上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但最近,中国企业开始在中国以外地区,特别是在马来西亚和越南投资建厂,以避开美国和欧洲联盟在四年前对中国造电池板实施的反倾销、反补贴措施。

在未来六年,中国政府将鼓励国有银行向太阳能面板制造企业提供至少180亿美元的低利率贷款,并鼓励地方政府通过土地使用优惠政策支持这些企业的发展。 中国的雄心不只限于占领太阳能出口市场:严重的污染问题以及对气候变化所引发的海面上升的关注将人口众多的沿海城市造成破坏,因此发展绿色技术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中国也通过类似的政策成为了风力发电行业的主导者。

在充足的扶持下,2007年至2012年间,中国的太阳能产能增长了十倍。全球十大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中,有六个是中国企业,其中排名前两位的企业均来自中国,而在10年前,入围名单中中国企业数量为零。 刘汉元的太阳能业务——通威集团虽然并未公开其财务细节,但是它是该行业中增长最迅猛的企业之一。

这种快速的增长迫使许多欧美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陷入困境。 其中24个公司在奥巴马总统第一任期内申请破产或削减业务,大大挫伤了美国国内关于清洁能源的乐观态度。

在2012年和2013年,美国和欧盟认为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会获得政府补贴,并进行产品倾销,甚至以低于生产运输成本的价格出售。欧美均开始实行进口限制。而中国制造商和官员否认他们存在不适当的补贴和产品倾销,并且仍在按照原本的方法行事。

一些过度生产并亏本销售的大型中国制造商还是关门了。 但西方太阳能源公司表示,尽管中国太阳能公司,如尚德、朝阳和LDK太阳能想要获得贷款,东山再起的几率很小,但中国银行仍然在向其余的幸存者借款。

今年1月初刚刚退休的中国可再生能源政策的首要构建者李俊峰表示,西方媒体夸大了政府在资助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方面的作用。 “市场是可以自己做决定的,”他说。 “优秀的公司自然可以赚到钱,而失败的公司则不会。”

高科技的希望

如同中国的太阳能产业是一个整体一样,通威集团拥有更大的理想。

刘汉元的公司在2013年从中国中部的LDK太阳能公司购买了一个巨型太阳能电池板制造的成套设备,这让公司陷入严重财务危机。 现在公司的最新规划是在中国的成都、合肥分别建设5千兆瓦发电量的工厂。 相较而言,全球每年的太阳能市场总需求量为77千兆瓦,与此同时,全球总产量是139千兆瓦。
11251818118512.jpg

英利太阳能技术人员在河北省保定市公司总部太阳能电池板工作。

与此同时,刘汉元对一些在太阳能技术方面具有开创性,但却丧失中国市场份额的西方企业不屑一顾。 “他们是嫉妒,”他说,“因为他们赶不上中国的步伐”。

从环境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太阳能产业的发展为世界创造了许多价值。 太阳能电池板价格在过去十年中下降了近90%。 许多美国家用的太阳能电池板和太阳能发电厂的许多太阳能电池板都是由中国公司制造的。

但是对于太阳能行业来说,中国的扩张可能意味着价格低廉和其他所有国家的削减。

法国石油和天然气巨头Total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PatrickPouyanné表示:“太阳能行业再次面临一个新的冬天,该公司拥有美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SunPower的控股权。

中国的补贴政策

中国现在希望能够复制太阳能产业在其他地区的增长。

根据“2025年中国制造”计划,中国希望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在飞机,高速列车,电脑芯片和机器人等行业中,完成绝大部分的自给自足。这个计划与十年前的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发电机的整体结构相呼应,但所涉及的方面和资金要大得多。中国制造业2025年需要大约3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这些资金将来自于国有银行的廉价贷款,外国技术的投资基金和广泛的研究补贴。

如果计划成功,中国制造2025将代表中国对外的全新态度。起初,大部分被转移到中国的行业,如鞋类和服装生产,已经对美国没有太大意义。钢铁等重工业紧跟其后。这种转变是十分深刻的 - 一些经济学家估计,从1999年到2011年,高达240万个工作岗位从美国流向中国,尽管其他人对这一分析表示异议 - 中国在汽车业等领域一直难以创造出在全球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竞争对手。

美国和欧洲的商业集团警告说道,中国的2025计划意味着西方更多的企业,将面临同样的具有政府支持的竞争,这已经彻底改变了行业的运转方式。

华盛顿美国商会中国中心总裁杰瑞米·沃特曼(Jeremie Waterman)说:“这些政策始于太阳能产业,但中国制造业将在2025年开始对较高层面经济产生影响。”
11251879118512.jpg

太阳能公司武汉广盛光伏有限公司业主高松,用无人机检查工作人员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屋顶。Credit Giulia Marc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后,中国并没有削减对屋顶太阳能电池板的补贴,对于大型电厂阵列,也只是进行了轻微的削减。 但价格只从去年的及其低迷勉强反弹了一些。

武汉高先生今年37岁,身材十分消瘦,头上的黑发正在日渐稀疏。 他表示,他的业务已经不依赖于业主,而是依靠谋取补贴的利润投资者。

投资者将支付房主系统成本的五分之三。 房主只能从生产的电池板中获得足够的电力为家庭供电。 投资者将以政府的高价出售其余的电力给国家电网。

尽管政府并没有这么做,但也不能排除政府削减补贴的可能性,这令投资者感到恐慌。 所以他们停止进一步的融资交易。

他们担心,一年之后,他们可能什么也没有了。“他说。 他最近雇用了四名员工来鼓励销售,即使当下需求量还不到一年前的一半。

美国人怀念领导全球的时代

在Perrysburg,Abney先生失去了在位于美国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第一太阳能(First Solar)的工作,并且在托莱多地区的汽车行业也看不到任何工作机会。 他三个月前在终于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的一家建筑材料公司任职,这个秋天,他的女儿将要离开家乡去上大学,而他的妻子和正在上高中的儿子,将在今年夏天跟随他搬家到宾夕法尼亚州中部 。

“对我的儿子来说是最难的,因为我们硬生生将他从原本的学校带到另外一个地方,”Abney说。

第一太阳能正在进行内部整改,以面对中国日渐提高的技术对他们所带来的压力。

它大量裁员了Perrysburg的工人,部分原因是它决定不生产其第5代的电池板,与现有的4号电池板相比,其改进程度有限。 第一代电池板由于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的特点,从而能与中国生产商进行更好的竞争,其第六系列面板将在2018年步入投产。最终,位于亚利桑那州坦佩的总部在全球范围内裁掉了1600人。

佩里斯堡共和党市长迈克尔·奥姆斯特德(Michael Olmstead)表示:“很多家庭刚刚意识到他们失业了,他们一定还很震惊。

虽然Abney先生的新工作和以前挣得一样多,但他表示,尽管美国仍然领导太阳能,他还是十分怀念当美国在全球产业占据领导地位的日子。

“那些日子是很美好的,”他说。 “可惜好景并不长。”
 
来自:36Kr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