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有一种光伏农业叫做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呢?三年前刚刚开始搞这个光伏农业项目的时候,一部分钱还是借的,那时是真着急呀!”听到老红在看了朗禾公司连云港厉庄镇的两个光伏农业观光项目后,自然而然地说出一句“有一种光伏农业叫做不着急”时,平日里没有什么表情的朗禾老板吴之春表情丰富了。

说到光伏农业,老红的眼前一定是那种整齐划一、成排连片的光伏屋顶加玻璃幕墙的现代工业形象,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规模化的复制,才能获得政府的支持和资本的关注,才能快速的把企业做大。

可在朗禾的光伏农业基地,瀑布、小桥、流水,弯曲的乡间小道把一块块光伏大棚隔开,大棚下面从南向北排列着喜欢不同日照的葡萄、蓝莓、猕猴桃。只要具备一定资本眼光的就看得出来,不要说复制,就连相隔数公里的两个光伏农业基地也是各有不同,也不要说快速的发展,完善这两个项目就还需要好几年。

原来不同的光伏农业基地,是可以有不同的神韵的。

参观别的规模化光伏农业项目,你看到的是工业,感受到的是如何做好光伏,是如何资本运作,当然也有许多是作秀的。参观朗禾的光伏农业项目,你看到的是农业,感受到的是对自然和生态的敬畏、修复、和谐。

看到眼前的这些,中国农业大学张建华副校长有些兴奋:我将请我们学校不同的专家来这里,现场讨论如何把每一个种植细节做得更好!老红却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有一种光伏农业叫做不着急。

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超高速发展,特别是当前互联网、新经济带来的爆发式发展机会,让中国人比以往任何都更抱有一夜暴富的冲动。人们急于找到独特的商业模式,急于说服资本认同这一商业模式,急于推动资本市场接受这一商业模式。其他产业如此,光伏电站投资企业如此,光伏农业投资企业也是如此。可光伏农业的发展规律一定是不同于其它产业的。

明白了老红是在用资本的眼光打量朗禾的光伏农业基地之后,吴之春苦笑了一下:做光伏农业必须追求利益,但不能太功利,也不可能太功利,因为农业是慢节奏的,把过去的废弃采石场变为现在的光伏农业基地是慢节奏的,朗禾的盈利也只能是慢节奏、长时期的。比如现在种蓝莓是不赚钱的,但是把它加工成蓝莓汁就是赚钱的。

对于朗禾的光伏农业,朗禾人更有自己冷静而长远的分析:在光伏0.82元标杆电价条件下,平均25年农业收入约为光伏收入的70%,当标杆电价更低时,平均25年农业收入将会更高。他们还测算出这样一个图表:
QQ

图表让朗禾人明白:相对光伏的收益曲线,农业的收益曲线是长期的、稳定的,是急不得的。

人定胜天,是四十年之前中国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因为急于让一个贫穷的国家富裕起来。可结果发现正是因为这种“急于”,不但国家没有富裕起来,有时甚至遭到自然规律的反弹。这种“反弹”在其它产业可能是三年后,也可能是五年后,但农业一定不是,农业当年就会反弹。对此,吴之春的感觉是最直接、最惨痛的:厉庄镇被称为“中国大樱桃之乡”,朗禾刚来时也被当地政府建议种樱桃,可是因为废弃的采石区再怎么改造也不同于周边的土壤,一年之后朗禾人只好忍痛将大批种下的樱桃树连根拔掉,朗禾人从此更懂得做事情必须符合它应有的规律。

过去的一年多,老红和吴之春见过数面,但总共也没说过两句话,可这次因为一句“有一种光伏农业叫做不着急”,我们变得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
 
来源:中国能源报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